笔趣阁 > 神级黄金指 >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倒打一耙

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倒打一耙

?热门推荐:
????这话就让何冲发愣了,自己杀了王瑜跟范垣?

????怎么听着跟电视连续剧里的恶俗情节似的不靠谱呢。

????“开玩笑吧你?”

????何冲不信的站起来,道一旁打水想要洗漱,“有李生这个证人在,还轮不到冬意封那个瘪三来这污蔑我。”

????“我没开玩笑。”

????耿博更急,“就是因为李生,所以冬师伯才能理直气壮的来说你杀人!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何冲这才明白过来,“你的意思是说李生反水了?”

????“是!”

????耿博点头,“至少他一直都在说你跟卞非杀了同门,王瑜是卞非杀的,等到他两人赶到想要救援的时候,你却冲了出来杀了范垣,还让他李生受了重伤,这才被迫说假话,但现在冬师伯在侧保护,他才能说出真正的实情。”

????“哦?”

????何冲听完大概,反倒没有任何担心的表情,只是笑笑,“你觉得是我杀的吗?”

????“不可能,我虽然不敢说完全了解你,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????耿博很肯定的说道。

????“可要是我说那就是我杀的呢?”

????何冲嘻嘻一笑,反问。

????“这……”耿博诧异,“何冲,这种事可不能开玩笑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????“到时候去了就知道了。”

????何冲反倒更加冷静了,不急不慢的打水洗漱,旁边耿博倒是着急,但他却依旧按照平时的节奏梳洗完了这才跟着离开。

????一路上,似乎所有人看向他俩的眼神都带着异样,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的确如此,反正让人很不舒服。

????“是我错觉吗?”

????何冲纳闷,“怎么大家伙看我的眼神都不对,好像咬牙切齿似的。”

????“不是错觉。”

????耿博叹气,“这件事是现在弟子中间传开的,然后冬师伯才找到宗主那里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这样,他倒是不傻。”

????何冲微微一笑。

????没想到冬意封居然会发动群众的力量了,这种事真要是照这形式发展下去,何冲必定成为人人唾骂的败类。

????毕竟现在雨凌宗风雨飘摇的,虽然众弟子谈不上多团结,但肯定比寻常要强很多,现在出了残杀同门的人,一定会群起攻之。

????如此一来就算是何冲能在谢克冯的保护下继续呆在宗门里,那之前营造的那些好的形象也都会毁于一旦。

????所以说冬意封这个算盘打的真是太精明了,何冲不由得对他有些佩服,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到这些事。

????耿博又开启了唠叨担心的大老婆子模式,何冲一言未发,但也没什么表情,可眼神里却多是不在乎。

????终于,两人来到了正殿,此时殿上正站着不少弟子,其中多数为化雨门的弟子,其余一小半则是定雨门跟碎雨门的。

????卞非自然也在其内,只不过是站在里面,同时还有赵帘昂以及巩斯也都在那里,至于那些得着何冲好处的弟子更是未曾落下。

????但能看的出来,这些人还是偏向何冲的,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,怕是狠担心何冲会因此出事。

????“何冲,你残害弟子,该当何罪!”

????“不要以为你当了门使就能随意杀害弟子,我们不是鱼肉!”

????“怪不得那天急火火的就追了出去,原来是想要杀了王瑜,无耻!”

????“杀了他,给王瑜和范垣报仇!”

????这些都是化雨门弟子的声音,一个个的好像杀了他们亲爹亲妈一样,叫嚣着就差动手了。

????至于其他两门的弟子虽然没说话,但也是阴沉着脸。

????何冲知道,这些人一定是冬意封鼓动来的,目的就是防止谢克冯在暗中使手段来保住何冲。

????在这众目睽睽之中,而且还是风雨飘摇的雨凌宗里,现在可是被各大宗门觊觎着,谢克冯是绝对不敢偏袒,他只能如实来办理,否则只会招来四分五裂的下场。

????“都安静,在结果还没有正式出来之前,谁也不能妄下断言!”

????谢克冯尽可能的帮着何冲。

????“正式结果还不够明显吗?”

????冬意封在旁冷笑,“王瑜身上的剑伤明显是卞非的仙兵所致,至于那范垣,虽然伤势古怪,但以何冲的境界,如果没有点歪门邪道,怎么可能杀得掉他,甚至还打伤李生?”

????听到这话,那些弟子激动的情绪就更重了,尤其化雨门的那些人,叫嚣的更加激烈。

????毕竟冬意封才离开没多久,那份骨子里的盲从还是有的。

????“都给我安静!”

????谢克冯见场面有点失控,只能大声喝道,“我保证,如果最后证据确凿,绝对不会姑息!”

????这话说出来,还真就让大家安静了下来,看来公平公正果然是最好的镇定剂。

????“但同样,如果谁要是污蔑,那我也绝不轻饶!”

????谢克冯随即又再开口。

????这话就摆明了是在对冬意封说的了,虽然何冲的性格没有百分之百让谢克冯他们了解,但他却清楚何冲杀掉王瑜以及范垣是完全没有用处的,而且只会给自己找来麻烦。

????这种傻子都不会做的事情,为什么要去做。

????虽然很清楚这一切,但谢克冯依旧很头疼,因为王瑜身上的伤痕很麻烦,并且李生作为何冲带回来的证人,此时却在指证何冲,便让这件事更加的麻烦棘手了。

????“说我杀人?”

????何冲看向冬意封,“只凭剑伤?

????这话是不是太儿戏了点?”

????“还有李生这个人证!”

????冬意封朝着李生使了个眼色,“何冲,你也没想到吧,你本以为天衣无缝的威胁,却因为我化雨门弟子的忠诚而功亏一篑,雨凌宗绝对不是来作恶的地方!”

????“没错,就是他杀了范垣,更重伤了我!”

????李生现在那样子简直就是罄竹难书一般的痛苦,“当时我们俩想要阻止卞非杀害王瑜,哪想到何冲却突然冒了出来,先是偷袭杀害了范垣,跟着想要杀我,要不是我躲的快恐怕已经死了。”

????“听见没有?”

????冬意封愈加得意,“这是铁证,我看你还怎么狡辩!”

????谢克冯此时得脸色极为难看,可他没法去说什么,也没法为何冲辩解,否则就会落个偏向的下场。

????至于巩斯,更是气的全身发抖,他起身就想发火,却被何冲用眼神拦住。

????“你胡说,王瑜明明是你们杀的!”

????卞非作为当事人,更作为差点死在对方手里的人,此时居然被反陷害,当然忍不住怒声大呵,“明明就是你们杀的王瑜,更要杀我,要不死何师叔赶到,你们便已经得逞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