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钑龙 > 第五百八十八章 管事乔清冽

第五百八十八章 管事乔清冽

?热门推荐:
????梁寻和石摩劼无话可说,他们是河北东路的大人物,手握重权,但是要在平时,别说曾头市,就是柴进、卢俊义也不会去惹。不动手兴许还能相安无事,你要是动手,也许费劲心思只抓到个把替罪羊,还要时时刻刻防范后面会出什么事。

????石摩劼叹了口气说“你是不知道他们有多强横,梁大人上任,幽州韩家派人送一匹叫雪狮子的好马来,被曾瞪眼风雨市劫了,那匹马成了史文恭的坐骑;七天前,大名府的几个马商,为官军买了三百匹马,回来路上也被劫了,马商回到大名府,传的是沸沸扬扬,让我们颜面扫地。”

????杨志笑道“这样吧,你们出一个公文,把三个马商交给我,我反正去饮马川,顺路把雪狮子和三百匹马讨回来。”

????梁寻踌躇着问“他们要是不还呢?”

????杨志微微一笑说“有大名府的公文,让沧州官府出面,要是还不行,那等同造反,我就驻扎在曾头市不走了,看哪一个敢刺头。”

????曾头市地属河北东路沧州景城郡,大名府和沧州的公文要是真不起效果,杨志就是要动手了,梁寻和石摩劼都是意动,晓得曾头市要是被拿下,不仅是政绩,也是一大笔钱。梁寻马上就要被赶走的,乐得能自己捞一把和跟后任留下一地鸡毛;石摩劼是没办法,在河北这么长时间,一直没有什么进展,劫狱的事也需要解释,上面的何诉、贾祥等人都是贪得无厌的人,哪一个不需要打点。

????只是石摩劼还想估计一下其中的风险,以他的背景和处境,自然不能象梁寻、杨志现在一样,恨不得捅破一个天;石摩劼问杨志准备如何行事,杨志却只笑着说“只要你们同意出公文就成,你们不必知道其他,将来万一有人死缠不休,你们也好打口水官司。”

????那就是杨志准备一个人承担责任,石摩劼试探着问“你把曾头市全毁了?”

????杨志笑着说“只要他们遵纪守法,我自然把马匹拿回来就行,要是公文不济事,我只好见机行事。”

????还有什么见机行事,纯粹武力解决,石摩劼没办法,只得同意;梁寻立即喊入押司,要他们放下手中的事,赶紧起草给曾头市的公文,先逐级送去,要求曾头市归还马匹,限在公文到达的五日内办妥。梁寻手头正在忙,杨志和石摩劼告退,重新回去审问柴进,乔清冽已经被押来,三十出头,蜀锦做的衣服,羊皮靴子,看上去一板一眼,是个做事的料,就是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对人嘲笑。

????乔清冽规规矩矩地给杨志两人行礼,走在前面的杨志暗中用内力试了一试,乔清冽虽然身体一晃,但是杨志还是探测到乔清冽身体中的内力反应,哪怕乔清冽瞬间就把内力收回做出假样,杨志还是敢确定对方是个练家子。杨志心里暗笑一下,让人把乔清冽带到被审问的位置问“乔清冽,卢俊义有对不起你的地方吗?”

????乔清冽一咧嘴,讪笑着说“大人取笑了,我就是一个打杂的伙计,卢大官人平时都不会多看一眼,哪谈得上对不对得起。”

????“哦,是这样,现蜀锦和苏绸都在什么价?”杨志并没有为难乔清冽,随口问了下一个问题;乔清冽低声道“今天蜀锦八百五十五文一匹,苏绸九百九十文一匹,至于我们批发出去,各家商铺的卖价,那是有高有低,看他们各自的本事。”

????杨志颔首问“扈三娘找上你,是看你精通业务,还是以前你们就做过生意,亦或是有人介绍?”

????乔清冽晓得,杨志这样只问细节才是厉害的角色,但是现在不得不回答“是扈三娘自己找上门来的,开口就是三百匹苏绸,小人不敢轻易做主,就上报给东家李大官人,后面的生意就是东家安排的,和扈三娘在店里见面商谈。”

????乔清冽差不多是全部推做与自己没关系,杨志没有丝毫不快,笑着说“把第一次见到扈三娘的经过说一遍,从你第一眼看见这个女人开始说起,包括跟着她的人。”

????乔清冽没想到杨志会这么问,迟疑了一下说“那天正下着雨,扈三娘带着一个丫鬟进的铺子,有一个其貌不扬的伙计跟在后面。不过扈三娘从上到下都是值钱的行头,长得漂亮,谈吐高雅稳当,还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,所以我对她的诚意深信不疑。”

????杨志想了一下问“扈三娘买的是高档苏绸,指定的是哪一家?”

????乔清冽目露诧异之色,随即笑着说“大人原来也是做生意的?苏绸所谓高档就是牌子,扈三娘指定的是沈家的喜鹊绸,由于颜色的独特,一般人是无法仿冒的,由于价格偏高,在大名府只有我们绸缎铺才有。”

????杨志见乔清冽这笑容,心里有些不快,乔清冽详细说就是一种故意的炫耀;杨志也并没有流露,他问案要的就是兴平气和,找到对方的破绽。乔清冽说完,杨志等了一会才说“扈三娘既然买这么大的量,又是稀罕的喜鹊绸,肯定预先打听过行情,知道只有李家的绸缎铺才有。她为什么找一个下雨天出门,是那几天都连着有雨,还是他货拿的急?”

????石摩劼在心里给杨志点了一个赞,扈三娘是个狠角色,绝不会存在拿货急这么一说,下雨更是一个随意发挥的问题,杨志这是一个明显的套路,就是看乔清冽知不知道实情;乔清冽果真迟疑了,斟酌着说“杨大人,我猜不到,因为扈三娘和东家谈过后,是过了几天才拿的货。”

????杨志让人喊进来去找乔清冽的衙役问“你们谁和乔先生说过我姓杨?”

????衙役们都纷纷摇头,最贫嘴的一个只是说了杨大人和石大人;石摩劼笑了,刚才见面也没有介绍,乔清冽能认对杨志,本身就是问题。乔清冽狡辩道“小人猜的。”

????。